您所在的位置:首页 > 创业人物 > 创业明星 > 正文

两点十分王世勇:对抗世俗逻辑

作者:项目投资管理中心 来源:搜狐 日期:2019-6-3 0:00:15 人气:6 加入收藏 评论:0

创业到投资,王世勇的理念已不再是两点十分这家动漫公司,而是产业聚合。

有过通识教育成长经历的人大概会发现,王世勇此时进入到了一个全然不同的阶段。

不上贤,使民不争;不上贤,因为没有『贤』

上大学时,王世勇很少上自己专业的课程,相反,他唯一辅修了另外两门非己专业——哲学与经济。

好像语言这种表达形式,真正要表达的,并非这个人说出来能听见的80%,而是他没有说出来在话语背后的20%

哲学亦如此,学哲学,即是学习理解世界的本质,用这种了解事物的方式,去理解每一件事物的本质——本质——本质,在去看许多内容的时候,经常会触类旁通,『这是哲学教会我非常重要的一个东西』。

这可能也是早年王世勇与合伙人方向不一,到后来能够涉足整个中国动漫产业,早已埋下的种子。

『比如《道德经》里写的,不上贤,使民不争,我们常人理解是,不推举贤人,大家就不会有争斗。而我后来理解,不是不推举有才能的人,而是没有这个名称。

由于想到这个理解,加上有段时间王世勇看书时看到佳能的『细胞生产方式』,他便去实践一种新的生产方式。

『当你要解决管理问题时,你要看杰克·韦尔奇的一些书。但实际上,你需要去解构所有管理中最基础的逻辑,就是生产力。

在原来的金字塔管理结构下,八人抬轿你检查不出来问题。几个专员上有几个组长,几个组长上有几个主管,几个主管上有几个经理,几个经理上有几个总监,那为了让他们不腐败,你得安排一个监督机构,国企就是这么干的。

所以我就玩了一个游戏,抽签,重新分组,重新选举领导,你做导演、你做制片。每个人捐50元出来,3个月为期,谁赢了,把这些钱拿走。

很神奇的地方在于,以这种手法操作这种方式竟然没有人离职。从结果上看,厉害的人和厉害的人最终容易被分到一个组里。这使得原来监督者也变成执行者,使得组与组之间变得不是故意监督但会默认监督的状况。我当时有个理论,10个人以下是不需要管理的,你用魅力就行,你需要做的就是带动大家工作。这就是不上贤使人不争。』

而如果把『不上贤』这件事从另一个角度看本质的话,王世勇有句特别喜欢的话,『心怀天下,天下为你所用』。在王世勇看来,大多人都是特别狭隘的。

『狭隘是把世界上所有人、所有同行当作竞争对手,这种狭隘使得他会是一个非常可悲、自寻烦恼的人。我一直想把行业内的朋友融入在一起。你如何能打败你的竞争对手,以前总想他的策划能力比你强、他的技术比你强,你怎么打败。

我就在想,我为什么要打败他们,我跟他们合作,现在没能力,我去努力跟他站在一个能共同对话的阶段。以前总是说,怎么和国外的先进技术比,一脸悲观。但为什么要比,为什么不能合作,你做你擅长的,我做我擅长的,只要大家合作愉快,各自也都会带来成长而放大这件事。

当你的眼光在全球,当你的目标是行业发展的角度,当你想给人们带来某种东西的时候,就不会以某些细节的角度去看待这些问题。

从上学时的同学,到创业时的朋友,再到投资时的伙伴,在遇见了一个又一个不一样的人,读过一本又一本不一样的书后,王世勇变得越来越不像年轻时的自己,『我发现越厉害的人,越谦虚』。而抵抗狭隘的唯一妙计,就是谦虚。

但好像佛学讲从假修真,哲学讲本质,谦虚并非一步证得。

在王世勇走下武昌火车站的那一刻起,那个偏科生就开始了『从不承认』,从不承认学校的课程是自己想要的、从不承认那些公司是自己想要的、从不承认艺术与商业间矛盾。对未来,实际上他一无所知。当那个愤青走出自己人生第一次创业的公司时,虽然倔犟,但对接下来,实际上他内心无比动荡。当那个CEO即将面临世俗意义上的成功时,虽然耀眼,但对将要来的,实际上他格外沉寂

他对抗通俗世界常规逻辑的态度更像是要确信自己的道路。

王世勇信奉的人生准则,象征着那个一年年在我们面前渐渐消退的令人激动的未来。以前它从我们面前溜走,但是那没关系,明天我们会跑得更快,我们的双臂会伸得更长,然后总会有一个美好的、自我和解的、通透而明亮的早晨。